千年

千年,主混各种北极圈cp。
整百粉开点文,更文看三次时间,近考试不更
禁踩雷区。cp可逆不可拆。
只要你吹松越我们就是好朋友
主剑三/全职/aph

[主词青/副松越]梦醒时分(2)


rps不扰真人
圈地自萌
ooc致歉

恐怖游戏青鬼背景设定
有私设
今天也想在梦里磕糖




东浅看了看方青砚跑走的方向,又看了看柳词一行人,叹了口气:“小少爷总是把难弄的甩锅给我。”

“我……解释一下吧,先上楼。”东浅带着他们一边走着一边解释着这个奇怪的古宅。

在东浅和方青砚还有其他几个人一起来的时候,也是跟柳词他们类似的状况。

门无法打开,众人四散。

在分散后,东浅一个人在三楼瞎逛,在二楼的楼梯口遇到了方青砚。方青砚的手上已经捡到了那把军刺。

他们在一楼附近也遇到过这种怪物,在半打半逃的途中,误打误撞发现了一个较为隐蔽和安全的房间。

在为饥饿所迫去厨房寻找吃的的时候,他们遇见了被追着跑的童话和黑人,清理掉那个怪物后,四人成功汇合,目前暂时住在五楼的那个房间里。

据他们的调查,那种怪物目前进不了锁门的房间,但随着相遇次数的上升,它们也变得越来越难以应付。

说着他们走到了五楼的一个拐角处,若不仔细看,那扇快和墙纸融为一色的木门可根本看不见。

“童老板?”东浅敲了敲门。

没一会,门就开了,里面只有童话和黑人两个人。

“方少还没回来吗?”东浅感觉有些发慌。

“没,怎么……哦。”黑人在看见了东浅身后的人后,立刻乖巧的闭了嘴。

“我们跟花海,兰摧,万罗,老飘,劫神他们走散了。”阿越耸了耸肩,很自然的找了个地方坐下,拿起一包零食开始吃。

“这个房间,我和黑人又发现了几间连通的房间,把门栓上应该就没啥问题。”童话边努力从阿越手中抢吃的,边给花舞剑他们指了个方向。

“松哥,要不你等会再陪我去找找方少?总有点不安。”

落叶听松看了眼阿越又看了眼柳词:“……好。”

就在东浅终于要坐不住的时候,一串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打开门,是整个左手小臂染红的方青砚和跟在他后面欲言又止的花海。

“!!!”

浓烈的血腥气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最后还是花舞剑反应过来,一把将花海拉入房间,关上了门。

[主词青/可能混其他杂食]梦醒时分(1)

rps不扰真人
圈地自萌
ooc致歉

恐怖游戏青鬼背景设定
有私设
一开长坑就怕是月更x
今天也想在梦里磕糖


这天,柳词也照常播了会跟花老师和清儒的剑气花。

下播后,柳词总觉得有些怪异,可又说不上来,便不去再想,躺在床上,倒头就睡。

再次醒来后,柳词发现自己站在一幢破旧的古宅门口,不知所措。

柳词心中当时只有一个想法

别搞我呀

他看了看四周,

有不少熟悉的面孔跟他一样一脸茫然。

真是让人感到安心

花舞剑,落叶听松,阿越,飘云凌,日月劫,兰摧玉折,万罗,雨琦,花海……

“哎,落叶,你也在啊,这是啥地方啊?”最先缓过来的阿越看见落叶后首先打破了众人微妙的气氛。

“我明明在家睡觉的,就突然出现在这里了。”落叶听松皱了皱眉,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我也是在睡觉”

“我也”

……

柳词下意识的想扶扶眼镜,去找花舞剑搭个头,发现自己的手中多了一张卡片。

众人的手中也无不例外的冒出了这张似是凭空出现的卡片。

邀请函:

尊敬的先生们,欢迎你们回到这幢屋子。这将是你们注定的归宿。请进吧。又见面了哦。

没头没尾的邀请函搅的众人心情混乱不堪。

这时日月劫和飘云凌突然开口:“我前面跟老飘在附近走了走,除了这幢房子,根本没有别的路离开。”

“就像剑三里的空气墙,走到一定距离就无法再前进。”

……

这是什么糟心的破事啊

“走吧,反正也没别的选择,”花舞剑倒反而是他们里较为冷静的一位,“就去看看到底在搞什么呗。”

随着古宅大门的推开,花海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为什么好像来过这里……

不要进去!

万罗!花老师!……

不要进去……

“就剩你了哦?”一个奇怪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等花海回过神,他正在踏入古宅的大门。

在花海踏入的下一刻,门嘭的一声自己闭合了起来。

兰摧走上去用力推了推:“不行啊老哥,推不开了。”

这时大厅里的灯光突然闪了几下,柳词觉得周围嘈杂的声音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等灯光再次恢复,大厅门口只剩下自己,花舞剑,阿越和落叶听松。

“……这是什么魔鬼啊?”阿越的语气虽然轻松,但却悄悄的握紧了将军的手。

“走吧我们在附近转悠转悠看看。”

几人一致决定先在这层楼晃一圈看看。

这幢房子的历史定然很是久远,木板随着几人的脚步发出吱呀吱呀的声响。

在阿越终于发现了第一间可以打开的房间的时候,一个巨型的奇怪的东西出现在他们面前。

“……这是什么怪物啊卧槽。”落叶听松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青鬼的模样就不描述了……黑暗的回忆)

在众人还没能反应过来时,那个怪物发出一声奇怪的声响,向柳词扑来。

可就在它碰到柳词的前一秒,倒下了,怪物的身后传来了他们几个人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

“你们没事吧?刚才也太……”少年的声音戛然而止。

这tm是方青砚。

这是几个人当时共同的反应。

方青砚手中还握着攻击那个怪物的军刺,旁边是那个花开的小徒弟东浅。

“方青砚?”凝固了好久的气氛被阿越试探的声音打破。

方青砚像是突然回过神是的推开一旁的东浅转身就跑。

“……”

气氛再次回到一片尴尬。


TBC

等会会放红豆的链接_(:з」∠)_一样的内容,就是喜欢红豆聊天体的可以去红豆看

感谢读到这里的你们

[词青]等一个奇遇(下)

ooc致歉
不扰真人
圈地自萌

今天千年也想在梦里吃糖
http://t.cn/Rs524Co

[词青]昔有故人叼似卿(下)

ooc致歉
禁上升三次
圈地自萌,不扰正主

今天的千年也有在梦里给自己发糖
看以前的屏录哭的死去活来

6

柳词歌妤:兄弟?

方青砚纠结了一会,咬紧了下唇,不就是假装是柳词的迷弟吗!

相思兮相忆:剑神好![抱拳.jpg]

柳词歌妤:兄弟啥职业啊?22还是龙门?

相思兮相忆:……我这,还是龙门吧

方青砚攥紧了自己的手,指甲掐的手心有些泛白。

方青砚啊方青砚,你又有什么资格来要求他跟你22呢。

柳词却过了好久才回,久到方青砚都怀疑他把自己拉黑了。

柳词歌妤:……花间?没事,我答应的总不该对自己粉丝食言。不过就不开直播了,兄弟周末有空不?

相思兮相忆:1,感谢大佬带飞

方青砚都快忍不住夸自己演技是多么的好了,这语气,谁看得出是曾经那个意气风发,傲气的不得了天才花间?

7

方青砚在登陆上借来的号后,先是一波疯狂改键位,然后,把南风拖到了自己绝对按不到除非手动的地方才送了口气。

方青砚,你可真怂。

这么想着,还是点开了qq。

相思兮相忆:1

相思兮相忆:剑神我好了

8

可能这个习惯方青砚是改不掉了,在不知道第几场的时候,方青砚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来了个灵性的星楼南风,鉴于之前一把里他用一种迷之操作给了柳词一个南风,而正好一个山河落他脚下的时候,气氛已经变得迷之僵硬。

这局一结束,方青砚就密聊了柳词,

对不起。

打扰了。

然后火速拔了网线。

然后打开手机登上qq一顿操作:

相思兮相忆:对不起柳词是我

相思兮相忆:就……

相思兮相忆:打扰了,对不起

方青砚看着这个小号,一闭眼,就把柳词删了。

你倒是狠心的呀方青砚。

你凭什么以为人家一定要接受你的道歉?

你以为你是谁呀?

就这么打扰人家生活?

9

方青砚切到大号后装死了好久,等他再打开手机时是一条来自花老师的消息和入群邀请。

花花花舞剑:……

花花花舞剑邀请您加入群_。

这什么群名???方青砚懵逼了好一会才点了确定。

花花花舞剑:好了你们有话快说。

说完他就退群了。

方青砚。:???

柳词歌妤:我允许你跟我说话了吗?

柳词歌妤:你以为我不知道吗?

柳词歌妤:几年不见本事见长啊?

方青砚。:你还想怎么样……

方青砚。:你知道什么啊

柳词歌妤:某个傻儿子每次都悄悄看我直播,看我微博,小号的私信发了删删了发,嗯?

方青砚。:cnm柳词

柳词歌妤:乖,不闹了啊

方青砚。:……和好了?

柳词歌妤:不然呢?我微博是在跟别人隔空喊话吗?

[词青]等一个奇迹(上)

ooc致歉
圈地自萌
勿扰正主

今天的千年也活在梦里

想要词青糖,第一次用红豆见谅

走链接http://t.cn/RFYcnFN

[词青]昔有故人叼似卿(上)

词青tag首文
ooc致歉
禁上升三次
圈地自萌,不扰正主

(废话可不看
最近tag跳的是真的多???圈地自萌四个字认识吗?再ky,举报拉黑安排一下谢谢)


1

距离柳词给自己唱生日快乐过去了多久呢?方青砚不知道。好像就在昨天,又好像过了很久很久。

方青砚不再是那个傲气的从不掩着自己脾气的花间了,柳词也不再是那个一口一口儿子跟方青砚斗嘴的柳词了。

可方青砚始终都还是那个不管嘴上有多凶,背地里都会偷偷看柳词直播和微博的方青砚。


2

直到有一天,柳词的微博上出现了这样一条消息。

柳词鸽鱼:好嘛好嘛[猫头]随机转抽一个人一起娱乐22或者龙门吃鸡[猫头][猫头]

方青砚叹了口气,抱着反正抽不到自己,拉低中奖率的心态切了小号去抽了一波。

3

开奖那天,其实方青砚也不太记得了,只是日常开着自己的号去柳词微博转一圈。

柳词鸽鱼:恭喜@柳词必不可能输 等1名用户获得娱乐22或龙门吃鸡活动体验。微博官方唯一抽奖工具@微博抽奖平台 对本次抽奖进行监督,结果公正有效。公证链接:http://t.cn/RFfAUC5[/cp]

方青砚先是毫不在意的扫了过去,然后,等等,woc,这个ID怎么这么眼熟???

方青砚颤颤巍巍的点开了自己微博账号切换的页面。

他小号的ID可不就是

柳词必不可能输




4

woc,方青砚一时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是惊喜还是难过,各种复杂的情绪把他压迫的快喘不过气来。

等他再次清醒过来时,已经切换到了小号,私信的界面有着孤零零的一个小红圈。

柳词鸽鱼:兄弟你qq多少?

吓得方青砚赶紧借来一个被置弃的小号,回了一串神秘数字。



5

等柳词qq好友申请发来时,方青砚才首次正视了这个小号的名字:相思兮相忆……

兄弟,别搞我呀

方青砚怎么会会不知道长相思兮长相忆?

他也自是知道这首词的最后一句: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这可不太适合自己这种自作孽的人了吗……




文中诗词出处
秋风词
李白
秋风清,秋月明,落叶聚还散,寒鸦栖复惊。
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入我相思门,知我相思苦,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all叶/主乐叶]我一个圣手下去你必不可能死(2)


剑三背景
ooc致歉
年更过气写手在此致歉

整理一下已出场选手和目前对应的门派体型
(假装是个科普,剑三基本每个门派对应两个心法,丐帮除外)到时候有几个选手会有不同小号呀_(:з」∠)_
黄少天:藏剑成男
楚云秀:长歌萝莉,有纯阳成男小号
苏沐橙:万花萝莉,花间游和离经易道双修
孙翔:天策成男
张佳乐:唐门成男,天罗诡道和惊羽决双修
孙哲平:丐帮成男,有个少林正太小号




“哎沐橙,那个气纯是谁啊?”楚云秀一边准备开剑三一边跟苏沐橙yy挂着闲聊。


在剑三一次校园行的线下活动中,这两妹子在苏沐橙就读A大面了基,两人的关系也就一路直上,日益亲密。


“是我哥哥的一个室友啦,他别的游戏都可犀利了。最近才刚入的剑三。”

说到苏沐橙的哥哥,苏沐秋,这人和其室友叶修都是A大一种传奇般的存在。这二人经常翘课打游戏,可考试不光不挂科,排名还能瞅得上眼,去参加的竞赛必定获奖。

“喂,听得清吗?”一个听着有些懒散的声音终止了两个姑娘的闲聊,虽然懒散,却让人听得很是舒服。

“叶修哥!那个似是故人来也是你吧?哥哥一定又跟你打赌了。”

“是啊,这不,他输了,要包我一个月的伙食费呢。还有一位就是你说跟你面过基的妹子?”

“是呀,就是云秀,你也可以喊她烟雨。也是我之
前比赛双花歌里的奶歌队友啦。”

“……停停停!”楚云秀听着二人的对话有些震惊,“气纯,你就是那个奶毒大佬?!wdm,大佬带带我!”

叶修听着楚云秀的话愣了一会,轻笑一声:“不是什么大佬,气纯我才看完攻略没多久,还请两位大佬带带小的才是。”

“好啦好啦,那我排了?”苏沐橙看着自己风梳烟沐的队伍里两人都到了就打断了对话。

[您已加入名剑大会3v3排队]

“哟是华山之巅,真好啊。”叶修看到地图感慨了一下。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华山绕柱羊?”苏沐橙饶有兴致的问着。

“你强任你强,华山绕柱羊!”楚云秀喊完口号刷的一下聂云到的柱子边上,抱紧了传说中纯阳的情缘,柱子。


打了几场下来楚云秀发现,叶修的这个操作是真的骚。一开始可能偶尔还会出现不小心自己没看见的人剑炸山河的神奇操作,到后面根本不存在的这种状况,这可不像个常规新手。

再到后面,他的镇山河(气纯的无敌技能)给的越来越精准,在苏沐橙偶尔技能空的下一秒,或自己被对面抓到的失误的下一秒,她俩脚下总会顶着一个小圈——镇山河。

自己可以完全不要担忧奶妈会暴毙,专注于对手的破绽,这是自己多久没有体验到的呀。

游戏体验极佳!一定要跟沐橙说把她哥骗来自己队打比赛!

分享一个可能是fgo玄学的抽卡方式:

不管什么池,抽卡之前先去友情点的那个池来个10连-30连,然后去抽单抽/十连都行,我自己是基本五抽内出五星_(:з」∠)_

假装是个锦鲤分享一下实验结果:
我前天入坑,买的石头号
当天下午,友情池20连后,不夜城的池,20连两张不夜城的assassin,还出了个五星礼装吻君之手
睡前友情池没去,不夜城的池直接十连,第五张是不夜城的caster
昨天早上起床友情免费十连,然后不夜城的池十连,又出caster
今天早上起床友情免费十连,基本池单抽,第三张左右lancer恩奇都
下午友情二十连后基本池,第三张五星礼装元素装换,第五张四星saber罗摩


谢谢小可爱们看完这段,祝大家都能出自己想出的!

[all叶/主乐叶]我一个圣手下去你必不可能死(1)

剑三背景
ooc致歉
年更过气写手在此致歉




最近的剑三pvp圈子里意外的不安宁,不光是因为再过一两个月又快到下一次大师赛了,大家又开始忙着组队。更是因为上个赛季突然杀出来一个犀利五毒,似乎主修奶妈,没有固定队友,一个人打上了jjc排名第一的分数。


好几个队伍都对这个黑马很是眼馋,看过有人排到这个毒萝的屏录,所有人都只有一个想法:

骚,犀利,暴力。

在这个毒萝手里绝对不会出现圣手顶减伤的惨案,而且能绝对精准的打断对面奶妈的关键读条,还能准确的算出dps技能的cd,给予及时的保命。

[歪,旁友,高端操作了解一下?]:

[夜雨声烦]:哎我说你们最近都有没有去看那个毒萝[似是故人来]的屏录啊,我这么个犀利一手藏剑,竞技场打了这么久,我竟然从来没见过这么骚气的高端操作。你们怎么看啊?

[一叶之秋]:虽然,是挺犀利的,但是别只会奶毒吧,这样大师赛可带不了。

[风城烟雨]:怎么,夜雨你心动了?不跟一叶还有你们上次一起打的那个秀秀打策藏秀国家队了?

[夜雨声烦]:我靠你就别提了,上次那个秀秀也太……你懂雷霆没雷到奶妈身上却雷到那个快被我们打死的灯泡身上的痛吗?啊???就10%了啊???对面一个圣手血线给抬回来了啊???我当时想死的心都有了!那局我差2分就12段了啊,心好痛啊!!!

[风城烟雨]:我一点也不同情你,甚至想哈哈哈

[风梳烟沐]:烟雨,有空剑气花约吗?

[风城烟雨]:哦豁,阿沐你找了哪个气纯?(我也想人剑镇山河.jpg)

[风梳烟沐]:不是这个群里的人啦,我看了下手法还行的。

[夜雨声烦]:哟,罕见呀,花间居然也有转修奶花的时候?不过这时候居然还没见到百花?他不是可喜欢凑热闹了吗?

[百花缭乱]:我约到那个网红奶毒了!

[夜雨声烦]:???!!!

[一叶之秋]:???

[风城烟雨]:???

[百花缭乱]:我约了那个毒萝晚上一起打鲸丐毒!落花?

[落花狼藉]:也好,上次那个世界招募来的奶妈也太不靠谱了。

[all叶]听说我队员不认识我了(8)


ooc致歉
因为补课和很多个人原因一直没能上lof致歉



气氛忽然变的尴尬,方锐和张佳乐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很看眼色的先进了训练室。

黄少天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喻文州拦住了。

“先去训练吧,叶领队,晚点我希望能和你单独谈一谈。”

叶修原以为会在门口闹一会,还有些头疼,听到喻文州的话有些意外,但这是目前最佳解决方案,便点了头。

“叶修哥……”

苏沐橙瞪了眼走进训练室的喻文州和黄少天,并不放心把叶修单独交出去。

“没事的沐橙,你知道的,我最重视的是什么。”

“……当然。”

“去训练吧。”

“叶修哥,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在训练的时候,他很自然的感觉到好几道充满敌意的目光,特别是黄少天和周泽楷……也罢,他们能忍到训练结束自己都很讶异了。

“叶修,”训练结束后黄少天拦住了走在最后的叶修,“我希望你能去道歉!”

叶修看着黄少天,眼中是苏沐橙都没见过的凌厉:“我不会为自己没做过的事情道歉。顺便作为领队我更希望你可以把注意力都集中在比赛上,这才是本职。”

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浑身浸在冰水里的感觉,寒冷刺骨又无助。好像这一切都不该是这样的,错在哪里了呢。


就像他明明因为世邀赛才和叶修第一次见面,但在切磋的时候却对方似乎非常熟悉自己,自己似乎也并非完全不熟悉他,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异样的熟悉感,他不明白。

有些东西呼之欲出,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可是什么都说不上来,不协调得可怕。那是从见到叶修时开始的,仿佛有什么在悄然崩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