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

千年,主混各种北极圈cp。整百粉开点文,更文看三次时间安排,临近考试一般不更。
脾气还行但是禁踩雷区,关系好可以给你写生贺。
主剑三/全职/aph/强脑/盗笔/魔道/hp,农药半退。

[点灯]第37号公寓

架空
主点灯,会有其他cp出场
友情向cp
ooc致歉
慎入,有私设

回来了回来了,码文start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刘星图不知为何不安感极度强烈,他辗转反侧始终睡不着,干脆披上一件外套坐到窗台的躺椅上喝茶。

窗外突然穿来一声沉闷的响声,像是把什么重物扔入一旁的河里的声音。

刘星图猛然站起,仔细的盯着窗外,一个身影正从河边走向酒店,然后在自己这边的墙底消失了。

那个身影到是和那个老妇人有些相似。

刘星图抿抿嘴似是想到了些什么。

一夜无眠。



“你昨天晚上干什么了?”张梦南讶异的看着刘星图憔悴苍白的脸色,“发生了什么。”

“帮我去看看酒店里有没有人失踪。”

张梦南虽然困惑,但还是照做了。

刘星图心里叹了口气,希望不是他所想的那样。

“那个老妇人失踪了。”

刘星图猛然起身,张梦南发现在他的眼里闪着某种不知名的光芒。

“去河下游距这里5-8百米处打捞!”

“我不明白……!”郭海欣皱起眉,“可能只是她自己出去散步了。”

“其实郭小姐内心比我还想确认这个答案不是吗。”刘星图看着郭海欣和一旁马艺妮笑了,他直到她们会去做的。

三个小时后

马艺妮敲响了他们的门。

“是她,姐姐报警了,请你们三位也下来一下吧。”

“好我们过会下来的。”

梁紫晨在一旁漫不经心的晃着脚,哼着歌。

“你有头绪了?”刘星图好笑的看着一点也不紧张担忧的她。

“我不觉得会很难,范围又不大。”她孩子气的发言让张梦南有些想笑,这不很明显吗。

刘星图却有些神秘的摇摇头:“这可不一定。”

在来到大厅后,他们意外的遇见了两个熟人。

“哟,真巧啊是你们。”

“是啊好久不见了,刘星图。小姑娘还好吗?”两名警官看见刘星图和梁紫晨的时候语气中的喜悦不言而喻。

“孙勇和陈泽坤,之前有幸认识的。”刘星图给张梦南介绍着二人。

梁紫晨则在看见孙勇的时候就跑过去了,好像意外的喜欢跟孙勇一块玩。

“你有头绪了?”陈泽坤无奈的看着和梁紫晨玩的开心的孙勇,问起了一旁的刘星图。

“先尸检,如果没猜错应该不是淹死的。从她家人切入吧。”

“我想,你愿意一起?”

“荣幸之至。”

[点灯]第37号公寓

架空
主点灯,会有其他cp出场
友情向cp
ooc致歉
慎入,有私设

好像考的都有点炸了,啊许愿自己合格考顺利!
明天去学农了,今日份的更文(其实是因为睡不着x)







“我们的奶奶,”她在说到这个称呼时眼中是满满的不屑和讥讽,“身体不好,而且对于我们的社交……嗯……有点执着吧。”

然后是一片死寂的沉默。

打破沉默的,是电梯开门的声音,老妇人走了出来。

她拄着一根拐杖,马艺妮在一边扶着她。

张梦南一惊,他看见老妇人扫过他和郭海欣。他丝毫没料到,自己在她眼里看到的是一种满足,一种胜利的满足。

郭海欣走到两个人面前。

“这么说你在这里了。”老妇人坐到了一张高背椅上,“你在和谁说话,郭海欣?”

“一位先生。”

“哦是的,那天跟马艺妮呆在一块儿的画家先生。艺妮,你怎么不过去了,他就在那张写字桌边上。”

她带着一种近乎恶毒的讥笑看着马艺妮。马艺妮把脸扭开。

“我……不会过去的。”

“当然,”她攥紧了手杖,“海欣,帮我去拿一下我的药水。”

郭海欣走上楼,经过起居室时,听到了董新虎和王清怡的声音。说起来,王清怡是个相当有主见的姑娘,她也挺喜欢这个可能会是自己未来嫂子的姑娘的。

“看看阳光……它们就在窗子外面。你应该和我一起走出去,不是呆在这儿不是吗?”

“对不起,清怡。你想出去?”

“是的,我想,和你一块出去。生活在阳光里。”

“……不,抱歉。那笔遗产很重要,你大概不知道,关于我们三个人。我们姓氏明明不一样,但是却做为兄妹……是……谁在外面!”

郭海欣推门进入房间。

“她让我来拿药。”郭海欣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们一眼,对董新虎颇有警告的意味。

“海欣,她不是外人。”

“现在,她还是。她不会同意你们两的,凭着她的权利。”

“我会争取到的。”董新虎的声音也变得有些生硬。

“怎么争取?”


明后天合格考,大后天学农……orz长假,回来更文,上次点文还没还完我记得的!抱歉啦7.8左右回来(。・ω・。)ノ♡

[点灯]第37号公寓

架空
主点灯,会有其他cp出场
友情向cp
ooc致歉
慎入,有私设
上次做了微调orz发现有些东西没写进去

碎碎念(请跳过吧):
感觉自己期末要炸,码个文调整心态orz
希望大家期末顺利qwq如果暑假你们看不见我,那么是我这次翻车了
明天最后两场,各位考完见




马艺妮在不远处找到了等她的郭海欣,郭海欣的脸色显得很奇怪。

“怎么了?”马艺妮抿了抿嘴唇。

“她找你。”郭海欣的表情因为似笑非笑而显得更是古怪。

马艺妮攥紧了裙子,大步走回房间。

老妇人就坐在床边的一张扶手椅上。

“你去哪了,马艺妮?”

“我……我”

“你去哪儿了?”

压低了有些嘶哑的嗓音,展示出一种奇异的威慑力,总使马艺妮感到不可理喻的害怕,心跳加快。

“去见一位先生——画家先生。”

“早上坐在我们附近的那位先生。”

“是的,奶奶。”

“你还打算再跟他见面?”

马艺妮嘴张了张,但好像突然发不出声似的。她僵硬的点了点头。恐惧如同海浪一般,席卷了她,她浑身都冷到了极点。

“什么时候?”

“我们没有约。”

“很好,没有以后了。”

“……是,是的。”

老妇人讥讽的笑笑,看着眼前有些畏缩的女孩。

“你不会再和那位先生来往了。”

“……是。”

“保证,重复一遍。”

“我保证,不会再和画家先生来往了。”

“哼。”

老妇人挣扎着起身,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马艺妮倒在床上,表情有些空洞,黑幕又一次降临。

……

“我能和你说句话吗?”

郭海欣转过身,有些意外的看见自己面对着一个有些眼熟的年轻男子。

“当然。”可在她说话时,她自己都没发现她迅速的向身后瞥了一眼。

“张梦南。”

“郭海欣。”

“我想跟你说件古怪的事情。前一阵子我和你妹妹撩的很开心。”

郭海欣有些讶异,她咬了咬下嘴唇:“马艺妮?”

“是的。我们相处的还不错。”张梦南小心的选择着字句,“事实上,我们后来还约了再见面。”

“哦。”

“可是她没来找过我,昨天我餐厅里看见她,她还躲着我。”

“我知道了。”

一阵沉默。张梦南有点尴尬。就在这时,郭海欣又开口:“我很抱歉,她可能有些神经质。”

张梦南有些困惑,在跟他相处的时候 马艺妮明明是个很开朗活泼的姑娘。

[冷战组]SEVEN DEADLY SINS · ENVY

ooc致歉
私设伊利亚和露西亚是分开的
露西亚小黑化
可能以后会写SEVEN DEADLY SINS的系列篇
与太太撞tag了改成seven

大概是冷战期间见到阿尔,苏联解体,世界战争时候的三个小片段

不喜勿慎入

@天斗七-维云今天有粮了吗 点文到啦

短小致歉

马上期末考了,考前不会再更文了



“露西亚?”

啊是伊利亚哥哥在找自己。

小小的露西亚看着自己喜欢的哥哥快步走来,把自己抱到一个角落。

“露西亚,等会有人要来,躲起来不要让他看见好吗?”

露西亚皱了皱眉头,但是听得出哥哥语气中不喜和烦躁,点了点头。

在假装离开了大厅后,露西亚躲到了角落的一个柜子里。

来的是一个看上去年纪不大的小伙子,露西亚听见哥哥称他为 阿尔弗雷德·F·琼斯 时,才猛然想起这似乎是娜塔莎口中哥哥的对手。

他的眼睛真好看,宝蓝色的呢……好耀眼的颜色……

跟伊利亚哥哥的红色和露西亚的紫色都不一样……



让它们

成为自己的收藏?

……


伊利亚哥哥怎么会输给这种人?!

露西亚绝对会给伊利亚报仇的哟?

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吧?

露西亚,

记住你了哟

连娜塔莎都弃之而去的罪魁祸首先生……!

……

“喂,你会加入的对吧?”

啧……阿尔弗雷德,露西亚找到你了……

加入?

当然,露西亚可不能让自己的猎物跑了啊。

尤其是猎物还是那么耀眼的时候。

占tag致歉
说好的整百分点文
留cp名(有梗的话留梗)
6.7晚上6:00截止
截止后随机抽2-3篇写
bgbl都写

[all叶]听说我队员不认识我了(7)


ooc致歉
慎入
今天的我居然双更了……
感觉全世界除了我都在恋爱……
心好累,选择更文
食用愉快







听到苏沐橙的话,叶修先是一愣,下意识的想说谁敢欺负我啊,忽然发现,现在的他们,可不像以前一样宠着他惯着他。

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苏沐橙看着叶修不说话,想了想似乎明白了些什么,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拉着叶修走进他的房间。

“你前面去见了谁?”

“沐橙,没事的。”

“……叶修,”苏沐橙的语气变得严肃,“你能不能,不要把这些都自己扛着,你是人不是神。”

我也不再是那个可以一直躲在你和哥哥身后撒撒娇就行的小姑娘了。

叶修哥,你什么时候可以再信任我一点呢?

叶修看着苏沐橙固执的眼神叹了口气,含糊的说了一点。

其实他知道,沐橙不再是那个会跟自己撒娇的小姑娘了。

可是呀,他情愿沐橙只要做这样一个单单纯纯什么乱七八糟的都不要参与的小姑娘就好了。

“他们要你道歉?!他们居然!他们怎么敢!”

苏沐橙咬紧了嘴唇,有些气的发抖,那可是叶修哥啊!叶修哥那么好……他们竟敢!

“沐橙?你要去哪?”叶修看着苏沐橙情绪不太对赶忙拉住她。

“调监控呀,有了监控,一定要让他们给你道歉。”

“额……沐橙,她站的那个视角是背对监控,然后我虽然离她有点距离但是估计手也是被挡住的。”

“总是该试一试的。对了,手!”

苏沐橙一把拉过叶修的手,虽说没有受什么皮外伤,可发红是掌心还是让她心疼。

握紧了叶修的手,苏沐橙闭了闭眼不让自己哭出来,坚定地拉着他走向监控室。

……

“什么?!那一段录像被人拿了?”苏沐橙不可置信地看着监控室里的录像带。

“回去吧,沐橙,该去训练了。”

“哟领队!队长!”苏沐橙和叶修猛然回头,是方锐和张佳乐,两人手上还拎着不少零食。

“苏队,”张佳乐看了看苏沐橙,又看了看叶修,“你们在这干嘛。”

“没什么,准备回去训练了。”叶修拦住了想要说什么的苏沐橙,接上话题。

快到训练室门口的时候好巧不巧,迎面遇到了黄少天和喻文州。


[韩叶]两个少年的岁月静好


@荒泽 生日快乐,迟到的生贺
真·小甜饼
超级短了orz
ooc致歉
第二赛季的时候
啊我觉得结尾那个场景画出来一定超棒啊。



“啧”叶修暗道不妙,似因为是自己昨天没带伞淋的雨导致现在晕晕乎乎的,怕是要发烧。而偏偏现在嘉世训练室里一个人都没,说是有个应酬,自己又因为不能去……


艰难地摸到了一旁的座机,吴雪峰电话是多少来着……啧是这个吗……算了,应该对的……先打了再说吧……


“喂?”哟,老吴才出去多久声音怎么变得这么低沉……


“雪峰哥,我好像有点发烧……我在嘉世训练室……”意识变得模模糊糊的,眼前陷入一片黑暗。

“叶秋????!”

……

等再次睁眼时,叶修才是真的吓了一跳。


“老韩?!”

一旁给他拧了条毛巾搭在额头上的韩文清瞪了他一眼:“你以为你打给了谁。”


“你们霸图不是在……”

“今天的应酬霸图也来了。这里是酒店,我的房间。醒了就吃药吧。”韩文清看了眼床上气色并不好的嘉世小队长,转过身继续忙自己的。天知道他闯进嘉世的训练室的时候看见那个倒在地上的人是有多担心。


叶修看见床头的一碗白粥,一杯热水和其他一些疑似是各种退烧的药:“哟,没看出来啊,老韩,挺会照顾人的嘛。”

“吃你的。”耳尖却有些泛红。


“害羞了?”

“叶秋!”韩文清转过身抱着手臂定定地看着床上的人。阳光透过窗帘,星星点点的洒在他身上,把他分明的棱角照的有些柔和。


叶修垂下头轻笑,这样,好像也挺好的。

[喻叶]皈依


ooc致歉
对话与原著有出入致歉
all叶汤底
短小的不行
假装是个正经的生贺
提前的叶神生日快乐♡
第一次写喻叶这个cp
食用愉快







“哎你不错啊。”那个时候还有些稚嫩的少年音,有些慵懒的神色,眼神中的几丝讶异和赞许……怕自己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深深的沦陷了吧。


自己也是第一次看见黄少天如此吃瘪的模样,心中不由自主的有些敬佩眼前的少年。“哎老魏我跟你说,我找着你们这里的一个天才啊!”天才……?是在说自己?心里好像有什么被触动了。

原来他就是叶秋,那个赛场上如同不败的神抵的身影让他内心竟有些想看若是有朝一日,这位神抵跌落神坛又该是何等的模样呢?

“少年不考虑多学学战术吗?”

或许只是他无心的一句提点,自己却真的把它供若神谕,坚定不移的相信着,努力着。

有朝一日,自己终于站上神坛,可他好像还是那么的遥远,自己真的能与他并肩吗?喻文州,你可真是无药可救了,认输吧,你栽了。

……


他跌落了神坛,可自己只有愤怒。不应该这样,就算他要离开神坛也绝不应该就这样狼狈的离去!

所以啊,在全明星看见他的时候,什么言语都无法形容自己当时有多激动。

……


职业选手qq群:

君莫笑:七夕活动有人约吗

一枪穿云:1!

百花缭乱:有有有!老叶看我

夜雨声烦:卧槽老叶,你别不是你们兴欣没人要了吧,这种事情你怎么不来小窗戳我呢!我们什么交情啊,对吧,肯定是找我啊……

鸾辂音尘:拜叶修大神!

君莫笑:哦对了,忘说了,要跟我组队的人自己把小号加到我们兴欣哈,活动材料当然是给兴欣的。

王不留行:……

百花缭乱:……

夜雨声烦:……我靠,老叶你这样谁会来找你啊????

君莫笑:下了,你队长游戏里找我了。

一枪穿云:?!

王不留行:笑看蓝雨内讧

百花缭乱:笑看蓝雨内讧

……

[以喻九州]邀请您组队

君莫笑:哟,文州,你们蓝雨材料不要了?

以喻九州:没事,少天会打理好的。

君莫笑:这么果断?


因为是你啊,我的神抵。

如果是你的愿望,倾尽一切在所不惜。

若是为了你,我甚至可以背离我的佛祖,与你皈依红尘万丈。

[点灯]第37号公寓

架空
主点灯,会有其他cp出场
友情向cp
ooc都是我的
慎入,有私设



刘星图回到自己房间后拿出一张纸涂涂改改了些什么后,心满意足地收起纸张,转身向河边走去。


他正巧碰上了回到河边的张梦南,马艺妮。

“请原谅我打断你们的交谈,马艺妮小姐是吗?”刘星图走到马艺妮身前问道。

“请问您是?”马艺妮皱了皱眉,眼睛撇下左下方。

“有位叫郭海欣的小姐在找你。”刘星图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啊,”马艺妮看了眼手表神色有些慌乱,“我得走了,下次再聊,画家先生。”

“这位姑娘怎么样?”刘星图的语气有点说不清的意味。

张梦南有些茫然:“什么意思?”

刘星图愣了愣,随即笑了:“放轻松!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帮我多留意一下她罢了。”

张梦南的语气显然有些愤怒:“你怀疑她什么?这里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刘星图抿了抿嘴:“显然,情况并不是这样说的,请你放心,我没有怀疑她,只是想要多了解一些线索而言。好了,我们或许应该回去了?顺便,画很好看。”

“……谢谢,走吧。”